【优秀论文】我国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建设模式、问题和对策

四川军民融合战略研究2019-02-10 14:18:32


摘要:当前,国家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建设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建设具有“共建共享基础设施+设施周边产业集聚”、“军工主机系统集成+配套民营企业”、“军民颠覆性技术创新”、“军工科技园区+孵化转化”和“驻军重镇保障社会化”等5种模式,同时存在军地工作协调机制不畅增大资源整合难度、公共服务建设不充分抑制潜在优势发挥、有效产业链尚未形成导致示范区之间重复建设、现代企业制度不健全制约示范区活力释放等存在问题,根据不同模式提出了对策建议。 

关键词: 军民融合  示范区  产业发展

3月2日,十九届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通过了《国家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及第一批创新示范区建设名单。这标志着国家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建设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

一、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建设的主要模式

第一批国家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名单仍未公布,因此本文主要分析已公开提出争创国家级军民融合示范区的地区。根据军民融合的切入点,目前示范区建设分为5种模式。

(一)“共建共享基础设施+设施周边产业集聚”模式

该模式示范区一般地处我国对外军事斗争前沿,并具有较强的经济发展潜力。示范区在保障国防建设需要的前提下,开展基础设施的军地共建共享,并依托两用基础设施促进相关产业集中集聚。属于该模式的示范区有宁德、舟山等。

以宁德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为例。福建省宁德市位于我国东海防空识别区的最前沿,有着极为重要的军事战略地位。同时,宁德也是海西东北翼的海湾新城。示范区军地港口交通基础设施利益共享为突破口,在共建共享共用中推进深度融合。示范区着力实施《三都澳军民融合国际化深水大港发展规划》,规划建设36个军民融合码头泊位工程、3个军民融合航道工程、完善环三都澳短程平战结合公路网,使得三都澳港口不但具有军港和舰船停泊功能,而且还能够促进临港工业、中转储备服务业、集装箱服务业、旅游休闲产业集聚集中,努力实现军事效益和港口经济融合发展。

(二)“军工主机系统集成+配套民营企业”模式

该模式示范区一般地处我国历史上“三线建设”等地区,拥有整机和核心分系统军工单位、数量众多并具有资质的“民参军”科研生产单位。示范区通过军工企业与“民参军”企业相互渗透合作,形成了具有雄厚实力的军民结合产业。属于该模式的示范区有成德绵(四川省成都、德阳和绵阳市)、西安、重庆、兰州、洛阳、武汉等。

以四川成德绵军民融合示范区为例。成德绵三拥有11大军工集团布局的科研生产单位,以及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等中央直属国防科研单位。成德绵还具有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持证单位约200家,约占全国20%。示范区通过推进民口单位为军口单位配套、转移军工技术等方式推进军民产业融合,取得了显著成效。2016年军民融合产业规模超过2000亿元,信息安全产业规模与北京、上海、深圳同处国内第一方阵。航空产业整机及发动机研发制造、大部件制造、航电产品研发制造等领域处于国内先进水平。

(三)“军民颠覆性技术创新”模式

该模式示范区一般地处我国京津、长三角和珠三角等创新机构密集地区。示范区依托较强的原始性技术研发能力,打造军民两用技术研发创新高地。属于该模式的示范区有北京中关村、深圳等。

以北京中关村军民融合示范区为例。北京中关村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约70%、现代服务业收入占比约65%,是全国80%的天使投资人活跃地,具有“高精尖”经济结构。示范区通过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等方式引领移动互联网、集成电路、高端智能制造、生物科技等新兴军民两用技术发展,涌现出多种具有颠覆性的军民两用创新产品,示范区的3D打印产品已运用到飞机、运载火箭及卫星等领域,促进了军用飞机复杂高端异形件等产品形成产业化能力。

(四)“军工科技园区+孵化转化”模式

该模式示范区一般地处我国市场经济发达的东部沿海地区。区域产业基础较好,几乎没有大型军工企业,具有资质的“民参军”企业也较少。示范区依托良好的营商环境和产业基础,促进军工技术的产业化转化。属于该模式的示范区有宁波、杭州、绍兴等。

以浙江宁波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为例。宁波是我国首个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在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装备、有色金属、汽车配件等高技术产业和传统产业有良好的基础。示范区着力吸引军工科研院所与本地合作,孵化军工科技成果产业化转化。如,吸引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设立中物院宁波军转民科技园(简称中物科技园,推进中物科技园对军民技术产业化。现已将21项尖端技术由军用转为民品。又如,吸引中国兵器科学研究院设立了军转民基地和科研成果转化基地(简称“基地”),推进基地与本地36家企业在新材料、先进制造等高技术领域开展技术转化合作。

(五)“驻军重镇保障社会化”模式

该模式示范区一般地处我国驻军密集地区,具有较大的部队后勤保障需求。示范区依托自身经济产业基础,为当地驻军提供多领域多层次的社会化后勤保障。属于该模式的示范区有山东青岛市、辽宁大连市等。

以山东青岛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为例。青岛是中国三大海军基地之一。示范区着力打造靠前综合保障示范区、军民幸福特色海军城。在生活保障方面示范区与军方联合建2000亩绿色军供蔬菜标准化生产基地,以及集食品加工配送、水兵厨房、检验检测于一体的军港生活保障中心。这既实现了军港70%以上食品蔬菜本地直供,又带动了地方现代农业快速发展,使得周边农民年人均增收5000多元,带动就业7000余人。装备维修保障方面,示范区与海军装备部、哈尔滨工程大学共同创建装备技术保障中心,已累计承接技术保障10万余人次。在教育住房医疗保障方面,示范区与军方联合建成海军幼儿园、海军小学、海军中学、海军社区、海军公寓、联合救护站、民办公益性军民融合医院。

二、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建设中存在的问题

(一)军地工作协调机制不畅增大资源整合难度

“共建共享基础设施+设施周边产业集聚”、“军民颠覆性技术创新”、“驻军重镇保障社会化”等模式示范区与军队协调机制有待进一步加强。目前仍需要完善重大问题会商、情况通报、需求对接、建设项目和重要工程贯彻国防要求等军地工作协调机制。“军工主机系统集成+配套民营企业”、“军民颠覆性技术创新”、“军工科技园区+孵化转化”等模式示范区与军工集团协调机制仍需进一步完善。目前仍需理顺示范区建设工作体系军工集团管控体系之间的关系,建立常态化的国防科技工业发展对接机制。军地合作的组织协调体系不完善使得示范区与军方、军工集团难以有效开展信息互通、资源整合

(二)公共服务建设不充分抑制潜在优势发挥

我国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内已经存在较多的军民生产要素、企业等资源但由于所建立的公共服务机构规模相对较小、行业地位不高,已有的军民资源优势难以得到有效发挥。一是部分示范区建立了军民技术转移信息服务中心等信息平台。这些信息平台普遍缺乏军方相关资源服务内容不完善。二是一些示范区建立了军工产业协会、联盟、装备技术研究院等服务“民参军”的中介机构其中部分中介机构运行仍需规范。三是示范区普遍欠缺风险投资金融担保标准服务、涉密管理体系等高端公共服务。

(三)有效产业链尚未形成导致示范区之间重复建设

随着国防科技工业体制、军队改革的逐渐深化,我国军工产业和部队后勤保障产业链条发展正逐步从封闭到开放、从内部配套到外部市场配套转变。有部分示范产业发展仍注重吸引入驻投资项目数量,而没有打造相互关联军民融合型产业链条,从而没有形成有独特竞争力的主导产业。这种数量扩张式发展导致产业集群内部企业技术、产品、项目之间缺乏有机关联,没有形成专业化分工协作配套格局,导致不同示范区之间产业链条同质化严重。

(四)现代企业制度不健全制约示范区活力释放

示范区活力的释放取决于区内企业的健康发展。在当前国有军工企业和科研院所改革背景下,迫切需要以混合所有制为特征的军民融合合作企业。并且需要企业建立和完善政企分开产权明晰、权责明确、要素充分流动的现代管理制度。目前国有军工企业和科研院所内部资本、技术、设备等产权归属不明晰,资源尚未充分盘活。这从微观基础上制约示范区活力释放。

三、对策建议

(一)构建上下贯通的军地工作沟通协调机制

对于“共建共享基础设施+设施周边产业集聚”、“军民颠覆性技术创新”、“驻军重镇保障社会化”等模式示范区,着力构建示范区与部队沟通协调机制,推动军方提出示范区建设中有关军事科研生产、武器装备维修保障、军队人才培养、军队后勤保障等需求,并且要求示范区在制定规划和其他工作中充分考虑国防和军队建设需要主动将其纳入示范区经济社会发展体系当中。对于“军工主机系统集成+配套民营企业”、“军民颠覆性技术创新”、“军工科技园区+孵化转化”等模式示范区,着力示范区与军工集团总部之间建立健全国防科技工业布局规划、重大科技产业项目落地、军民配套开放协作、军工技术脱密与转化等工作制度。

(二)以集聚高端创新要素为内涵构建服务支撑平台

推动“军工主机系统集成+配套民营企业”、“军民颠覆性技术创新”模式示范区建立统一的研发设备共享服务平台,引导区内国家技术中心、国家重点实验室、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等创新载体研发设备开放共享,服务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推动“军工科技园区+孵化转化”模式示范区建立军民知识产权数据库两用技术交易中心等机构,推动企业发布技术解决需求和对接技术供给方,提升军民两用技术的产权流转和转化效率。建立军民融合金融服务体系探索建立专业的军民融合银行机构、保险公司、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更好地发挥金融支持作用。

(三)以打造特色鲜明产业体系为目标构建优化产业链条

 对于“共建共享基础设施+设施周边产业集聚”模式示范区,着力培育大型装备制造产业链,推动装备整机制造大企业拓展系统集成能力、并向大型工程承包集成环节延伸,提高示范区军民两用基础设施整体交付能力。对于“军工主机系统集成+配套民营企业”模式示范区,大力推动军工集团开放非涉密技术和产业链,借助项目合作、合资等方式,推动民营企业从承担外围配套到关键部件乃至是分系统生产的提升。对于“军民颠覆性技术创新”模式示范区,推动科技创新企业、科研院所与军工集团合作成立产业共性技术联盟,着力实现基础研究到应用研究、产品研发设计到生产制造全面整合打造新兴领域军民结合产业链。对于军工科技园区+孵化转化”模式示范区,推动军工科研院与民营资本合资合作,有效转移转化已经脱密处理的军用技术,不断做产业链条。对于“驻军重镇保障社会化”模式示范区,建立民用大企业为核心的优势产业集群,提高部队保障社会化整体水平。

(四)以国有军工企事业单位改革为动力夯实微观基础

支持引导部分应用研究类和工程开发类军工科研院所通过上市方式转制为企业,创新发展科研生产一体化的融合发展机制和市场竞争模式。支持企业内部经营团队及核心骨干、科技人员持股。对于央属军企的考核指标,增加军民结合产业发展类指标和现代企业制度建立类指标。在员工岗位晋升通道、薪酬福利设计、职称评定标准、履职考核等方面要逐步弱化军品与民品岗位的差别,尤其是要对在促进军民融合发展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予以重视,激发推进军民融合发展的员工的事业荣誉感和各企业、科研院所实施军民融合战略的积极性。 

参考文献:

游光荣、赵林榜,《军民科技融合发展理论与实践》.北京:国防工业出版社,2017.1。

任宏军,《开拓创新 推进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第三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装备成果展览暨论坛上的发言)》,仰山智库微信公众号,2017

曾开祥,《深入贯彻军民融合发展战略 开创工信领域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新局面(第三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装备成果展览暨论坛上的发言)》,仰山智库微信公众号,2017

宫玉聪、付朝欢,《北京中关村:先行先试探索融合发展新模式》,《中国改革报》,2017年10月17日。

杜怡琼、丁南,《福建:从稳步探索到阔步迈进》,《中国改革报》,2017年10月16日

、石宁宁,《落好军民融合关键下好创新改革全盘,《中国改革报》,2017年10月13日

郝江震、李宏伟,《青岛实践:打造海洋蓝”“国防绿融合共同体》,《中国改革报》,2017年10月12日

李建花,《推进宁波军民科技深度融合的思路及对策》.《宁波经济:三江论坛》,2016(10)。


四川军民融合战略研究中心